追蹤
城市不眠.夜
關於部落格
讀一篇綺文,聽一首靡歌
文字x音樂 關於我對寫作和華語流行歌的不變信仰...
  • 5294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發現◆蘇芮 花若離枝︰唯美脫俗的藝術


hmm
最近新歌又出太少
本來想寫點類似樂理的東西
但我還要再多看一點資料
所以來寫些經典老歌
在這個單元我們一樣會先分析這首歌
找後找各種不同的版本來討論

今天討論的這首歌 花若離枝
可以說是台語歌的國歌
儘管已經出了快要十五年(1997)
但是還是受到各個年齡層聽眾的喜歡
甚至我們等一下會看到
近年歌唱比賽非常多的選手選唱
原因不只是因為它澎湃的情感張力
還有它有一般台語歌沒有的空靈、脫俗感

首先看一下歌詞
它算是一首有點偏閨怨的歌曲
從女方控訴自己另一半的二心
到返寫自己曾為對方交出青春
跳脫一般喃喃啜泣閨怨情操
根據作詞者的說明︰
他說這首歌雖然 激情澎湃
但寫得絕對不是怨恨
而是一種一切逝去無法重頭的憂傷感
(以下附上江蕙版本,辭意傳達比較清楚) 



「花若離枝隨蓮去 擱開已經無同時
 葉若落土隨黃去 擱發已經無同位」
花若離開了枝頭
馬上就會凋謝
再開已不知是何時的事了
葉若飄落在土壤
馬上就會萎黃
再長出來 也以不是同個地方
寫的是述者(女方)看著自己青春
如花一般逝去無法回覆的傷感

「恨你不知阮心意 為著新櫻等春天
 不願青春空枉費 白白屈守變枯枝」
也怨你從不瞭解我
為了盼你疼愛能痴痴地等待
但我也不願請春白費
委屈地守候你 直到年華老去
寫出第一段為何感傷的背後主因
是源於述者的無盡等待

「紅花無香味 香花亦無紅豔時 一肩擔雞雙頭啼」
這一句是全曲關鍵
用了非常細膩的隱喻
首先 一肩擔雞雙頭啼 是俗語
表示男方為享齊人之福
貪心的想一間擔起兩隻雞(女方)
而兩個女人卻又因嫉妒不安而哀啼不停
所以總結全部意思︰
是述者說
紅艷的花沒有香馥
芳香的花也沒有燦爛花季
我們雙方一樣
雖各有風味
難你如果一位想貪求
只會讓雙方鬧得更痛苦

「望你知影阮心意 願將魂魄交給你
 世間冷暖情為貴 寒冬亦會變春天」
多希望你能瞭解我的心意
為了這一切我甚至願意付出我的靈魂
別忘了世界上最可貴的還是情感啊!
因為這份情
再冷冽的酷寒也變春天和煦
副歌是情緒的爆發點
大聲宣告自己雖然傷痕累累
但仍放不下
後半段緊扣對愛的渴望
並用非常唯美的譬喻作結

就結構來看
這首歌不但有很深刻的詞
曲式也編得張力十足
前面要層層醞釀
才能顯出副歌的宣洩感
常常有人在爭論究竟是原唱唱得好
還是江蕙唱得好
我個人雖然比較喜歡後者
但這樣比確實不公平
因為一個可貴於原創性
而一個把它從比較藝術的領域添回台語歌原來的色彩
因此撇開這些不談
我們來看看其他人的詮釋吧




星光大道的林芯儀
這算是我非常喜歡的版本
也是我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就在歌唱比賽裡
我覺得這首歌難唱的地方
反而在前段
因為副歌的爆發力只要找到施力點
力量就能表現出來

這首歌的一二段
音偏低而且有非常多的拉長音
如果沒有適當的尾音
很容易乾掉缺少流暢
就失去醞釀的意義了
所以這是我覺得這個版本很好的部份
一二段用一些比較細碎的抖音
像碎鑽一樣
讓醞釀除仍持續有一點點亮點
至於副歌的爆發力就沒話說了
進副歌的前一個呻吟聲就有把氣氛踮起來
二副歌的關鍵句都有穩定的放出力量
雖然沒有上面兩個原唱那麼農的情感
卻把這首歌找到了一種新的表現方法︰
如煙火一樣
燦爛而充滿侵略性



再來
這是超級星的吳亦帆
在這首歌她的聲音有點像戴愛玲
不像上一位用非常利的聲音來表現
她用比較柔和的聲音來唱
只要施力點對了
一樣可以有張力

至於什麼是施力點?
就是一首歌「必須」放出力量的地方
只要該重點句一對了
後面就算力量弱去
一樣可以維持張力
這首歌的施力點除了副歌前呻吟之外
副歌的第一句的「望你知影」 跟第三句的「世間冷暖」也是重點
這可以從上面的版本得到例證

仔細聽
前兩個施力點都有把力道做到
所以就算副歌第二句沒有很強的力道
一樣有澎湃的感覺
至於第三個施力點沒有做好
因此副歌的後半段聽起來也比較孱弱



最後一個版本
星光大道的白潮
是個男生的版本
很多人覺得這樣的台語歌一定要用很多抖音堆疊起來
其實在大部份的情況下沒錯
不過這個版本剛好就是一個很有趣的反證
因為主唱是美聲路線
所以他用高音的特色跟一點點旋律的改變來做
張力一樣不錯

也因為主唱本身不是台灣人
所以唱法沒有被旋律綁住
在聽完那麼多江湖的版本之後
這聽來有一種特別的純粹感

在施力點的部份
在副歌的第一句他做了一個很特別的變化
把「望你知影」的最後一個字拉長
我個人覺得非常聰明
而且這樣的好處是可以用少少的力氣
做出氣力萬鈞的感覺
原因因為他用比較好用力的慢轉音
延長可以施力的時間

好啦至於此版本的小缺點
副歌第二句有點放太弱了
不過依然很特別

ok
好像每次寫這種都會不小心太長
寫之前也要瘋狂聽好多歌
不過藉此我好像也得到了一些收穫
所以希望大家喜歡啦
掰掰

不可免俗的聊八卦)
寫小說最大的致命傷
就是想法很多
但一個都沒有寫下來
而我最近好像開始有一點點這樣的壞習慣了

也正因為如此
每次徵稿小說永遠都是投數最少的
不只考驗文筆
他還要很多的耐心
還有克制自己不要在中途放棄的恆心

好啦
老實說此刻我腦中大概已經有快五篇小說的雛型
不過我只動筆寫了一則
而且只有寫三句
哎呀
有時候我總會拿高三很忙當藉口
但我自己也知道這不算是藉口
因為有心的話
永遠都有時間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